焦糖布丁怪兽

点亮归乡之路

预告一下 下一篇是M16A1xG11的短文

人设一 利安

log-on I组 成员1 (1153字注意)

姓名:利安
  
种族:白嘴乌鸦

外貌:肤色较深,白色唇,平时不说话时嘴角也保持上扬,但幅度不大。眼角上翘,瞳色是浅黑色。黑发长到肩膀下面一点,发质柔顺,发尾处并不是整齐的一刀剪下来的。可以勉勉强强扎成马尾,但很容易散下来。没有刘海,发际线偏后,但是额前有碎发。菱形脸,颧骨凸起不是很明显。身高比利夏矮一点,165左右。窄肩膀,有腰,平胸。小腿粗一点但是脚脖子细,她本人倒是不在意这点。
  
衣着: 目前有两个版本,可分为日常和工作时间。
  
日常:(散发)白色七分袖衬衫,领口第一枚扣子通常是不扣的,身体曲线一目了然。(Bra自然是浅色)平时也带着黑色手套。因为是专门做的,并不是统一发的那种烂货,所以材质非常好,很贴合,不会影响到动作。裤子是深蓝高腰短裤。鞋子就是普通的休闲运动鞋。比赛间隙的休闲时间仍然携带有武器,是一把肋差。存放在随身空间中。

天冷是会换为红色格子衫加浅灰外套(里面是毛茸茸的,但胳膊这里没有毛茸茸),加长裤。

比赛期间:蓝黑短领短斗篷,能增加速度(但其实是投影出来的,本体其实是翅膀。乌鸦的羽毛一般黑色泛蓝色和绿色。)然后...反正看不到,穿得很随便(bushi) 是隐藏有法术纹路的蓝白格子背心蓬蓬裙,带有口袋,但很浅。比赛时也戴手套,虽然显得手短。

-平时习惯性手插衣兜或者裤兜里。手上骨节不是特别分明。平时不涂指甲油,指甲一般都剪的很圆润。左手手心有一处旧的贯穿伤(前女友扎的),对抓握有一定影响,但因为能力所以对战斗影响不大。左边锁骨这里有一道长疤,本来很浅的伤,养养就好了。都结痂了,然后自己手贱去扣扣玩玩弄下来的。

攻击模式:召唤一枚枚菱形的边角锋利的晶体(实质是羽毛),可以分散发射也可以一定程度拉长边角变成一条长鞭。分散发射时可以分别连线成小型法阵来进攻或限制敌人,如果距离过长则会断线导致自身受伤,晶体也会炸裂。直接拔毛的话法阵效果是最好的。

身份:是另一个人设的前女友兼诅咒代承受人(这个身份的标准是非常能忍痛),两人也是搭档。利安、其姐利夏和她们的两个搭档是一个小组,防止其他能力者来自己辖区里闹。组织上不断给她们分发药物,可以使她们变强但她们的寿命会变短。在利夏决定出逃后利安丢下搭档(前女友)就跟着走了,没有留一句话。因此后来被搭档追上的时候打得非常惨烈,左手的伤就是证明,但不知为何最后还是成功逃走了。被选中来参加比赛,表面和其他参赛者一样,但一直在隐瞒着点什么。

语言:日常说话带嘲讽腔,但没有恶意,只是语调问题。

“好好好,是是是,666。那你很棒棒哦?”(回答利夏说:“坑自己人也是战术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

“好好好,是是是。可是你知道吗?乱丢垃圾——是要罚款的!”(背前女友离开战场时被要求放下,然后这样回应的。)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与我无关。”(和前女友相关的一个隐藏信息。)

log-on的世界观相关

一个自设 以后会不断完善

大概设定是人类多年以后开发出一种新娱乐 人们给出人设,赋予它们“能力”,并对其身世给予自认为详备的解释 然后“系统”中根据提交的设定生成一个虚拟世界,人设们在其中互相厮杀直到只剩最后一个。最后一个人设可以提出一个不让自己涉及进现实世界的愿望,人设的主人则可以获得大量的金钱

*一个人可以给出多个人设

*强大但设定不够完善的人设会在大赛开始的瞬间被撕碎

*人设可以再不断的补充进去,包括声音、文字等等 但能力无法改变和增加,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强化(鉴于人设主人给出的资料) 且在单次厮杀开始后,后台无法对补充资料进行上传

*剩下的人设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话,人设可自己选择是否要进行厮杀

*所有较完备的人设都有数据备份,理论上死亡后给出正当理由的话可以复活

*人设和人设主人是不能进行任何交流的。涉及到这点的人设直接删除,人设主人取消参加资格。

*立绘和3D建模怎么打:系统会根据观看需求进行调整并协助生成图像,但是要付费。上传初始人设的时候就可以使用这项服务。初始人设必须包括至少一张图像。图像不完善会导致能力下降。人设不能是一团马赛克也不能不穿衣服。

*每名观众一票,票数高的人设会有加成。(比如强的更强啊渣的更渣啊(bushi))

*每个人设自带一个小空间安放自己设定中的武器、衣物等必备用品。

???我不是早就删掉了吗

而且 别人中枪都是一个两个的 就我 被打成筛子

#UMP9暴打窑子指挥官#

之前G11戏放过来出乎意料的没被骂!于是把9戏也搬过来 第一人称注意

#UMP9暴打窑子指挥官#

“哼哼,你是看上我了吗?指-挥-官?”微侧过头挑挑眉毛,视线从抓在自己领口黑色蝴蝶结一角的那只手看去,移到那张油光光的脸上——毫无疑问,十分恶心,这里到底是格里芬还是窑子呢?从他的表情来看,到底是什么已经呼之欲出了呢。视线在其脸上停顿片刻,随即释然的笑起来。

“如果是想帮我脱掉这件碍事的外套......非常感谢您哦?”轻轻拍开那只手,坦然在其面前脱掉各种意义上累赘的外套,随手扔到一边任由它掉到地上。原本外套遮掩住的整洁白衬衫和姣好身体曲线就完全暴露出来了。整了整那个黑蝴蝶结,轻呼一口气。

能感觉到......那个灼热的让人厌恶的视线。果然是在看胸部吧。

背过身,不慌不忙用手帕裹住右手,随后回身重重一拳打在那个自作主张靠近过来的猪头指挥官脸上,“你这种废物的话。我可以一个打一百个哦?”

如果是这种色狼的话,45姐当然是不会责怪我的啦。只是在进行净化而已。

“作为指挥官,无论是指挥抑或人品,您都不合格。”重重一脚踩在对方圆滚滚的肚子上,抓住他的衣领强迫他微微抬起头来,“上半身,下半身,您要哪个呢?如果想对我的同伴们做出同样的事,我们404可不会轻易放过您。”

“记住这次教训吧,格里芬的肥蛀虫♪”

扭蛋G11

拿自己G11皮的戏混更 所以是第一人称
#扭蛋g11#

一枚小小的塑料壳扭蛋,要蜷缩成小小一团像个小婴儿似的才能刚好塞进去。这样真的很挤啦......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反正已经呆了不知道多久,只负责睡觉就可以了。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迷你G11哦,根据需求被从特殊的流水线上造得的G11用扩编人形——是非战斗型啦,而且不占战斗位置也不占特别多的内存。单纯是......来睡觉的Zzzzzz

没有饮食的必要,就这样蜷缩在这个黑皮蛋里睡到天荒地老——反正只是少数人希望有我这样的人形嘛,大多数指挥官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诶哟!

额头重重嗑在蛋壳子上,痛到眼角开始泛起泪花。睡眼朦胧的看看四周,毫无意义的扭动一下,在睡懵了和起床气的混合驱使下在有限空间里愤愤挥舞小拳头击打面前扭蛋壳“叫你动,叫你动......我刚刚梦到冰激凌还没吃呢......坏家伙。”

刚刚这样说完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扭蛋里又没有安全带的,于是反复磕磕碰碰一阵眩晕,脑子稍微清醒了些,驱使云图计算出扭蛋被启动的可能性来:“还真的有笨蛋来扭啊!呜呕,我要晕车了——啊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失重,尾音骤然上扬放声尖叫起来,脑海里除了失重的恐惧外还有“我我我我怎么被扭中了我不能睡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哪个坏家伙扭的!好讨厌!!

这样让人不安的失重持续许久,直到——“咚!”终于落地,扭蛋里面则刚好是自己头顶心朝下——脑......要脑震荡了! 抱怨声还没出口就被接下来的“骨碌骨碌”硬生生塞进喉咙里——是扭蛋出口的那个斜坡,越滚越快越滚越快,直到掉到那双候在出口的手中。

扭蛋一被扭开赶紧站起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在连续的翻滚下眼睛里似乎已经出现了蚊香形状的不明东西。磕磕绊绊着迈出一步,被自己的小安乐窝绊了绊,踉踉跄跄着前走两步又差点从指缝间掉出去。于是惊恐抱住面前那根粗粗的食指当做救命稻草在空中扑腾来扑腾去。

好...好高,好可怕。我想回家....

这样想着被这个高度吓到睡鼠差点变成飞鼠。费力荡了几秒无座秋千后终于顺当趴上那根手指,一边牢牢抱住一边哭丧着脸抬头看自己主人一边念程序中早就设定好的必要发言:“迷你G11为您服务。我要睡了请帮我关下灯谢谢Zzzzzz”

最近没有文只有戏 问题是戏渣,放过来怕是要掉粉(...)
有G11的和9的

...∑这几个是不是没有头啊
怪不得金要跑 换我我也跑,吓死人了好吗

鲜肉月饼重点不在月饼

#指环王指挥官注意#
#含春田和瓦尔特#
#含春田黑化#
#很仓促的写了中秋的文,提前发掉#



“......”不妙。超不妙。

我隔着办公桌和瓦尔特对视,嗯,对视,如果不去顾忌手底下压着的那个东西的话倒是没有问题。只是...... 我撇了眼瓦尔特手上的戒指,确实是我亲手送的没错,如果可以的话一个人形送两个戒指也并没有问题。但是......

果然好感度满了后应该直接冲去拿了戒指和李求婚完了再回来的。为什么要傻乎乎的回来想理由啊!

“......”瓦尔特紧紧盯着我会儿,然后又有些扭捏的移开视线,然后又看过来。手上拿着的月饼被捏紧.......又松开,又捏紧,又松开......还能吃吗?我在心底默默吐槽却又不敢开口——天知道会不会演变成“看好了我吃给你看!”

“瓦......瓦尔特?”我讪讪道,不露声色把右手下的小盒子藏到左手下然后藏进衣袖口又顺口而出刚好掉进打开一条缝的抽屉里,“你......”

“我是有事才来的!”为什么感觉这么不情愿呢?

“嗯?是......是什么啊?”我一脸无辜的看过去,感觉自己像那个被她抓手里反复揉捏的月饼——真的快变成饼了吧。

“......” 沉默,沉默是今夜的........指挥部。我有些头疼的揉揉太阳穴,“不好好说的话可是很难办啊......”难道已经发现了那件事吗?

“总之......总之!”

“总之春田来了才能......!/诶呀还以为已经先开始了,晚上好啊指挥官和瓦尔特。”说到就到的春田。

“抱歉晚到了啊,因为有人形在厨房里玩闹。于是花了点时间思想教育了下......”她眨眨右眼右手食指贴唇作悄声状,“瓦尔特她做了限量版的.....”

“......指挥官中秋节快乐。”

“.....谢谢” 所以为什么要这样的扭捏......我暗自松口气试图去接那个月饼,“谢谢......我很喜欢你亲手做的......月.......饼.......非常好看.......”

“那么......瓦尔特?还有下一步对吧。”春田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而一旁的某个步枪人形早就脸红到耳朵尖了。愤愤一拍,于是那个素食月饼礼物并没有落到我手上,而是隔着包装被拍扁在桌面上。

好......好可怕。我瑟瑟发抖着缩回手试图缩进角落里却被春田抓住了手腕。我的天哪,谁能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吗?当上指环王的事终于被发现了吗?要一根根剁下我的手指剁碎了做成饺子馅解恨吗?救......救命......

“毕竟......掷骰子的时候你是输了的。”春田的声音似乎低沉了下来 。

我错了,我错了。心虚的我并没有发现这句话并不是我说的,直到一旁的女高音把我拉回神。

“闭嘴了蠢田!我知道的!”尖声大喊着的瓦尔特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把我提起来,柔软的嘴唇贴上我的一边脸颊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犹豫一下后又吻了下——这还没有结束。

然后是春田所在的位置,同样的轻轻一吻,带着笑意。右手食指拇指作半心形和瓦尔特那一边的半心完美贴合在一起。

“指挥官今年最后三个月也要好好工作啊,这是我们一起给你的礼物哟♪”眼角带笑的春田。

“快好好感谢本小姐吧!”羞耻到说完这句话就跑的瓦尔特。

“好......好的。”抖抖索索心有余悸一脸懵逼庆幸侥幸生还然后又转为一脸“卧槽卧槽”的我。

“当然.....其实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春田用轻到我听不到的声音悄悄嘀咕。

比如刚刚为什么姿势是摆得朝向一个方向的(当然是因为有秘密的摄像了),又比如为什么拼心形的那两只手上有一只戴了戒指(虽说很小,但还很醒目吧),还有打扫房间时在指挥官抽屉里发现的十纸契约书和那个还未送出的戒指......

把视频匿名发出去然后就可以了吧。等她们打完了自己再出来就好了。

像之前一样的微笑,眼神之中也看不出问题。这样让我欢喜的春田用平时那样的声线平静无比的说着。

“听说现在流行鲜肉月饼呢。”

“好啊。”我浑然未觉。

“416......”睡鼠终于提起精神来,环着416的脖子把头凑到她耳边轻声慢语,“416.....”气息吹拂过她的耳边,痒痒的,柔柔的。如果细看就能看到此时耳尖悄悄泛起的红,“呜?416......你害羞啦?”

“......快下来!”恼羞成怒的话语,或许只是因为羞。G11伏在她耳边低声笑起来,轻咬住耳廓边缘的软骨,用一侧虎牙细细研磨、细细品味,呼吸时温热的气息就徘徊在416耳边,“今天份的416我就收下啦。”